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探求优美

思想知识休闲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相貌与身材榜上无名,兴趣与技能尚属典雅和时尚,思想与智能比较前卫的我平时喜爱演讲辩论、看书学习、消遣书画、文案书写、策划设计等。更令身边朋友关注的是我对人际交流与沟通和青少儿教育(包括MBA和MPA教育)及传媒运作有很深厚的研究与操作。同时本人性情活跃、爱好广泛、善于交友…!

网易考拉推荐

花事了  

2011-12-01 15:50:46|  分类: 小说文学长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花事了---【短篇小说原创】

作者  晓溪   图片 网络

 

 

花事了【短篇小说原创】 - 晓溪 - 晓溪的博客   xiaoxi

 

 

    那是个冰凌的世界,虚幻的美,冷艳的美,一如她纤细的腰肢,紧裹着那些镂空的花儿,一朵一朵地开满那片神秘的冰地……

    “他又回来了……是他见不得自己苦吧。”

    她小声地念叨,声音轻柔,眼睛温暖,嘴角微微地翘,然后,现出一丝浅浅的笑,很欣慰地……

    对着那个小小的屏幕,她,常常地想入非非……

    那道泛着凄清的光,想来,是射了她的魂吧?谁知道呢。

    那个他,已经消逝在她生命中,第七个年头了。七年,莺飞草长,雪止日息,漫长的如同七个世纪。纤弱的她,磕磕绊绊,跌跌撞撞,是因为那双手已被他无情地放逐。从此,背倚的树干倒塌岁月的鸿沟。雨中,那把撑在她头顶的小伞不知被风吹向何处。那条强劲的臂膀已经绵软地垂落,随那季嫣残飘向一个寒冷的冬天。然而,村南那条他们共同描绘了无数次的河流,依旧“哗哗”地流着,却不知沁濡多少相思与天泪?那条堤坝生满杂草,已然一片荒芜了。记忆里,那杏黄色的小花,七叶瓣儿已零落了昔日的画板,生命的血液流速减半,脉搏若不再跳动,溪水停滞欢歌……

    这就是她,一个小女人,长达七年之久的苦痛挣扎。他和她,应该说是个很陈旧、很俗的故事吧,学生爱上老师,之后,结局悲惨。而对于她,结局则更加的悲惨至极。

    当他们经历了千回百转,万千沟壑,抵御世间飞短流长,当他们即将踏进婚姻的殿堂,她却与幸福檫肩而过。那是一场六月的凄霜霸雪,来临,一瞬,就将仍年轻的他,沁进了冬季的冰凌。一个灵魂就这样被一阵风吹向了那个寒冷的冬季……

  她的老师身患胃癌离世,从此,她的天空,一瞬崩塌。

……

直至,有那么一天,在茫茫网海,她遇到了他。她是个爱写字的女人,与他的文字邂逅。生命,正如她最初遥远的那段初恋。他也大了她十二岁,教师,并且热爱美术,所不同的是,一个教美术,一个教化学。

许是天意吧,许是他灵魂的引领吧,不然,怎么会,就那样的巧?

每次想起,忍不住,她总要偷偷地笑。

两人经常隔着屏幕在一起聊,聊他们各自的以往,聊爱情、家庭、以及各自的感伤。喜欢他沉稳寂寥的性格,那是种成熟男人的魅力,似势不可挡。喜欢倾听他忧郁,略带沙哑的声音。喜欢读他的文,欣赏他风趣、别致的音画小制作,喜欢……不知道这算不算爱,很迷惘。心,总会莫名其妙地疼。

姨家的兰姐姐说她是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,连网上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也要相信。还说,苏小北人朴实憨厚,是个很好的男人,家就在离西塘村不远的一个小镇上。

 

花事了【短篇小说原创】 - 晓溪 - 晓溪的博客   xiaoxi

 

    提到苏小北,自然会想起那个阴雨天。认识他纯属偶然。

    那个河边,那片草地,是她今生永远都无法割舍的地方。那个老师走了后,她仍旧每周末的午后来这里作画,漫步。乃至将忧郁的歌声唱给眼前这条寂寞的河水,与天国里的他听。那是他和她绘画的地方,是他们相识的地方,那是能唯一给她欢乐、憧憬,和无限向往的地方,也是孕育了情感与爱的地方。小河的每一串涟漪都是一个梦、一个故事,故事里有他也有她。而如今,那落寞的画板却逝尽昔日的嫣花姹紫,生命里的春已经默默地走远……

    那个晚秋,微凉,天阴霾,不多时便落起了绵绵秋雨。雨滴濡湿了纸页,那天她没有带雨具,索性就跑到一棵红柳树下避雨。凝望千丝雨线穿梭溅落,像栽了满河素雅伶俐的小白花花。顷刻河面一片银烟苍茫。她怔怔地望着那河水出神……

    突然,一个炸雷在耳边响起,心,立刻被震得生疼。

    “快走吧,这里不能避雨的。”

    她猛一回头,见是一个满脸躺着雨水的男人,男人不由分说,拉了她的胳臂就走。

    “放开啊,我的画具,我的画具还在那儿。”

    她极力地想挣脱他的手,眼睛望着不远处仰躺着的画板,还有那些凌乱一地的画笔。

    “别管它了,改天再来拿。”

    男人脱掉外衣给她披在身上,大声地喊。

“你这人,不知道大树底下是不能避雨的吗?一旦打雷导电怎么办?这点常识都不懂……”他边走边絮叨着,像在数落自己任性的小妹。

    她病了,染了风寒。本来就弱,怎禁得起那么凉的雨。翌日,他来了,并带来了一些中草药给她煎。他说,按她身体状况,须先服些中草药效果会更好。后来,才知,他原来略懂医术的,不然怎会知道如何地对症下药?那时,她柔软的头,无力地耷拉在枕上,耳边隐隐传出瓦罐里“吱吱啦啦”的声响,不一会儿,屋子里就有一股股气流在涌荡,空气里有淡淡的苦涩,和淡淡的清甜。

    她 不那么冷了。

    “什么味儿?”她问。

    “是白芷、芫花,还有紫株的味道。”

    “真好听,像女孩的名字呢。”她说。

    “是吗?”

    “嗯。好像很甜呢。”

    “哦,那是我掺了些红枣在里面,怕你苦的。”

    一刹,她没有再说话,觉得心里很温暖。她又闭上了眼睛,等着,静静地。

    药煎好了,放凉了,他用嘴试了一下,感觉温热,就端到她面前,说,“喝吧”

    她慢慢地喝,像在品一杯浓浓的香茗。一缕没精打彩的光,淡定在他的脸上。这是第一次看他,很用心的。

    他看样子三十出头,而且鼻挺口扩,肩宽背厚,皮肤粗糙黝黑。很普通的一个男人,甚至是有点丑陋的那种。他叫小北,姓苏。

    隔日,苏小北买来了新的画具给她,说那个已经被雨淋的不成样子了,不能再用了。小北将这个家收拾一新 ,并熬了乌鸡汤给她喝。看着碗里那些黑乎乎的肉块,她迟疑着不敢动筷。他笑笑,说,“很香的,你尝尝?”

    她小心翼翼地夹起一小块,放进嘴里,慢慢咀嚼,感觉鲜嫩可口,真的很香。

    “嗯,好吃!”

    “那就多吃点。”

    ……

    小北的嘴有点絮叨,这一点像极了她的外婆。比如,出门要看天气,别忘记带把雨伞啊,每天要多吃青菜水果有益身体健康啊,熬什么样的汤比较补身子啊,一日三餐如何搭配啊,等等,反正很烦的。

    她呢,只一味地闭着眼不理不睬,装着睡了。

    病好了后,她便勒令他别再来了。男人时常打电话来,很多时候,她都不接,或者关机。

    仍是每天画画写字,或纤指和盘,沉湎于网络。沉溺于那方乐土,与遥远的他频频相聚。QQ叙写别伤离苦,爱恨情切。

 

花事了【短篇小说原创】 - 晓溪 - 晓溪的博客   xiaoxi

 

 

    他说他是风,四季流浪漂泊不定,一世孤单寂寞。他说爱上她的时候,其实他已经有了一个家。她说她是云,今生一颗心,愿随他到天涯海角,做他最亲的人,天上人间,岁岁年年与君同苦共悲歌。他说你来吧,真的来,做我的小妻子,一生厮守,相浓以沫,不离不弃。她说我不想做卑微的第三者,等着,下辈子做你的新娘……

    她,不再是那个忧郁悲戚的黛玉葬花了。不再哼着那曲断肠的枉凝眉了,而是夜里有梦相依相随。梦里的她,是个无比幸福的小女人,梦里的她呀,青丝绾起,收了女人独有的俏皮,然后春风满面地为他缝衣煮饭,叠被铺床,地地道道做了人家的小媳妇。从此,小村、小院,男人、女人,过凡俗的小日子,那样的美,一如张爱玲与胡兰成那样,当初竟不顾一切地爱了,不去想将来会如何?只想做她幸福快乐的小女人…………

    两屏相对,他和她。别时,他总要叮咛她说,好好吃饭、好好睡觉,多喝水,多穿衣,别让我惦记……

    总有那么美的文字给她。那些句子,水样地流过她的心。那些句子,像院外一串串水粉的泡桐花,不断地漫溢着芳菲。那是最能令她动容的,那些文,那些字,那些话,那些叠词觅句,让她有多少向往多少相思多少牵恋在里面。那时候,她的心会无端地生出翅膀来,飞向那个遥远、遥远的,有他的那片天空。那时候的她呀,几分小女人的傻气,仍一副单纯稚嫩的模样,无论他是忧伤的、快乐的、沉重的、轻佻的、火热的、冷漠的、狂躁的、昂奋的……所有的所有,在她的眼里,似乎都潇洒的令她有泪意与笑意在脸上盈动。也都能制成一段简美的、剔透的,一如她天然的妩媚。

    他喜欢她。喜欢她单纯、无辜的模样,喜欢她甜美淳朴的音质,喜欢她笑,喜欢她絮叨,更喜欢她的善良和美丽与纯洁无暇。

    然而,她却看不见他的,他不许她看,他说他老了,样子很难看,年龄都可以做她的父亲了。她不相信,听着他亲切、忧郁、磁性的声音,她的面前就会出现他的样貌、脸孔、和一双伤感的眸子、还有那高挺的鼻梁和厚厚的嘴唇……

    满满的潇洒与成熟,欲在他的心中裂开,那些日子,她很少忧伤,偶尔的一次,也是快乐的忧伤。

    许是出生在那个雪天的缘故吧,因而,她的身体很容易冷。好像血液都是冷的呢,她努力地盼着春来,因为春来了,温暖也就跟着来了。那是唯一能够给予她温暖,爱的一季。每到冬至,空落的大房子里,她常常会冻得嘴唇发青,四肢麻木,而无论寒冷怎样来袭,她都会固执地等在那儿,微笑、倾听。那边的他浑然不觉,仍侃侃而谈。这种倾心的爱,一如她腰身裹着清丽的镂空花儿,虽极美,却无香,风,依旧可以无孔不入。因为,那上面,是冷的,本就留不住温度。

    “你怎么了?不说话?”他问。

    “我冷,在听呢。”她答。

    “那就多穿些衣服。”

    仅此而已,又能怎样?

    冬,濒临了。

 

花事了【短篇小说原创】 - 晓溪 - 晓溪的博客   xiaoxi

 

 

    或许,尘世再美的花儿,也会随季节的沦丧退去颜色。花开花落,本是自然规律。好多天了,那边的他很少有文字给她了,甚至没有了。那只跳动的小精灵也安静了下来。许是他累了吧?是因为他是风吗?生性喜欢流浪、喜欢厌倦。喜欢不断追求浪漫与美丽。在风的世界里,本不愁没有莺歌燕语风花雪月的……唉!风之秉性,本就难移。每思想起这些,她的眼中便会闪过一阵阵的茫然,像个迷路的孩子。“怎么啦?这是怎么啦?”她问自己。

    红楼梦醒。

    渐渐,两屏似云遮雾罩,像隔了厚厚的一座山峰。

    她,对他,再也构不成一点点的魅惑了,那些种种,原不过是他给她的道具,好让她,在他面前上演一场唯美、纯真、浪漫的爱情戏剧给他看。那些动听的文字,那些好听的情话,仅不过逢迎的戏词,不是吗?

    心,很疼。

    她 ,又轮回了以往,忧郁、感伤,心底的热爱,一寸寸地变冷。雪又落了,冬又来了,千般的寒、万般的冷。屋内,她,轻叹。声声似窗外的雪花,落了一层又一层。四面相袭的,都是冷和孤单。屏幕前,她双手抱臂,眸中盈泪。那夜,屋顶的瓦楞呼啦啦的作响,窗外的柳树枝条瑟缩着、战栗着呜呜地发出悲鸣,她知道,风,启程了。

    耳边又想起了兰姐姐的话,“连网上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你也信?我看你的脑子是有毛病了……”

    “唉!不过是镜中花,水中月。”她想。

    她又开始虐待自己了,不好好吃饭,不好好睡觉。一夜夜地想那个已故的老师,然后便是切齿地恨他,骂他。

    冰冷的屏幕,再没有文字在上面飞扬。有雪花在那上面飘,跟窗外的一摸一样,她伸出手去触摸,却落得满指的冰凉。久了,眼睛看花了,就见一团团的白雾晕染那片天空,她轻轻的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 怎么回事?身上一点点地暖起来……是什么呢?她疲惫地睁开眼睛,一条小毛毯盖住了她周身。上面是一朵朵大红的花儿,真鲜艳。

    “别写了,累了就去睡吧。”是他,苏小北。她知道那声音。

    “嗯”她应了声。

    “以后再写的时候,就披上它,这是我走了很多地方才买到的这条称心的加厚羊绒毯,暖和。”

    那一刻,她的心,软成一片细细的沙,她哽咽着,说:“你真傻。”

    他笑了,眼中有疼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花事了【短篇小说原创】 - 晓溪 - 晓溪的博客   xiaoxi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