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探求优美

思想知识休闲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相貌与身材榜上无名,兴趣与技能尚属典雅和时尚,思想与智能比较前卫的我平时喜爱演讲辩论、看书学习、消遣书画、文案书写、策划设计等。更令身边朋友关注的是我对人际交流与沟通和青少儿教育(包括MBA和MPA教育)及传媒运作有很深厚的研究与操作。同时本人性情活跃、爱好广泛、善于交友…!

网易考拉推荐

解决学前教育问题,纳入义务教育是重要思路  

2011-11-09 12:26:49|  分类: 学习教育大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据中国政府网消息,11月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北京两所幼儿园就发展学前教育问题进行调研。他强调,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实行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方针,对公办与民办学前教育要一视同仁。要增加政府投入,城市建设要为幼儿园留出空间,千方百计解决学前教育供不应求问题,通过立法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法制轨道。据悉,国务院将于近日召开会议,专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。 早在今年3月,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第二轮征求意见时,在收集到的上万条意见建议中,涉及学前教育领域的就最多。这多少有些出乎教育界人士的预料——一直以来,中国教育领域热议的话题,主要集中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以及应试教育——甚至有人感慨,学前教育问题“一夜之间”变得突出,以至引起中央高层的接连关注。 事实上,学前教育的问题并非“一夜之间”铸成,而之所以有“一夜之间”之感,恰表明对这一领域长期缺乏关注,不重视、没有系统规划。客观上说,我国政府教育管理部门所关注的教育领域,一是高等教育,其中又以985高校、211院校为要;二是高中教育,各地政府都非常重视这一教育“出口”,斥资举办重点校、示范校,以期取得突出的高考升学率。有意思的是,上述两个领域都是非义务教育,对上述两个领域的关注与投入,导致本来属于义务教育范畴的九年义务教育,直到2008年才实行真正的“义务”,全免学杂费;而作为非义务教育的学前教育,政府教育管理部门几乎遗忘——在一些地方教育管理部门,只有个别专职管理人员,而对于学前教育的拨款,更是少得可怜,在总教育经费支出中,学前教育所占比例只有1.3%左右。这样的政府监管以及投入,如果不出现“入园难”、“入园贵”、“天价幼儿园”,倒是奇怪。 令人遗憾的是,学

据中国政府网消息,前教育的问题,近一两年来已经突显,但仍旧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。根据我国教育部门统计的数据,2009年我国学前一年毛入学率只有74%,学前三年毛入学率50.9%,对于这一数据,教育部门不会不知道这是我国教育发展的严重“短板”。可是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意见时,政府部门发展学前教育的思路还是很“保守”,在最终出台的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中,拒绝了公众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,仍旧坚持“到2020年,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的目标,只谈普及,不谈义务。 在笔者看来,虽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发展学前教育的措施,包括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;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;加大政府投入,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;等等,但是,基于过去政府部门由于发展学前教育并没有像办高中、办大学那样的显示度,进而不关注学前教育的现实,要依靠上述措施发展学前教育,可能会一定程度解决入园难的问题(即普及问题),但却难以卸下家庭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沉重负担,“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的情形可能持续相当长时间,让每个家庭从孩子起,就遭遇高学费的“下马威”。 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重视学前教育的切实举措,当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。虽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之后,还可能重演以前九年义务教育的名义“义务”问题,但是,这总可以促进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保障和监管力度,与还只是非义务教育,不可同日而语。从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看,如果政府部门认为现阶段推进三年学前义务教育存在政府财力、社会认识、学前教育发展现状(师资力量不足、幼儿园硬件建设欠缺)等现实问题,那么,可以先推进一年学前11教育。按照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到2020年,发展学前教育的目标之一是一年学前毛入学率达到95%,实现这一目标本身,意味着着彼时当不存在家长不愿送孩子接受学前教育(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)、学校条件不能满足一年入园需求的问题,因此,实行一年学前义务教育,无非是政府承担更多的投入责任。 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根本的障碍,不在于国情不允许(所谓的财力不够)——以发达国家学前教育一般占教育总经费的3~5%,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(2009年340507亿)的4%计算,学前教育占教育经费5%时,只需投入经费681亿。而我国的公车消费每年达到3000亿——而在于对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,以及各地政府的教育政绩观转变,即发展教育是对公民的素质、终身发展负责,而不是追求教育显示度、谋求教育利益与教育政绩。因此,建议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时,重新考虑将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可行性,以此重视并规范学前教育的发展。 2前教育的问题,近一两年来已经突显,但仍旧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。根据我国教育部门统计的数据,2009年我国学前一年毛入学率只有74%,学前三年毛入学率50.9%,对于这一数据,教育部门不会不知道这是我国教育发展的严重“短板”。可是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意见时,政府部门发展学前教育的思路还是很“保守”,在最终出台的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中,拒绝了公众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,仍旧坚持“到2020年,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的目标,只谈普及,不谈义务。 在笔者看来,虽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发展学前教育的措施,包括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;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;加大政府投入,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;等等,但是,基于过去政府部门由于发展学前教育并没有像办高中、办大学那样的显示度,进而不关注学前教育的现实,要依靠上述措施发展学前教育,可能会一定程度解决入园难的问题(即普及问题),但却难以卸下家庭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沉重负担,“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的情形可能持续相当长时间,让每个家庭从孩子起,就遭遇高学费的“下马威”。 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重视学前教育的切实举措,当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。虽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之后,还可能重演以前九年义务教育的名义“义务”问题,但是,这总可以促进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保障和监管力度,与还只是非义务教育,不可同日而语。从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看,如果政府部门认为现阶段推进三年学前义务教育存在政府财力、社会认识、学前教育发展现状(师资力量不足、幼儿园硬件建设欠缺)等现实问题,那么,可以先推进一年学前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北京两所幼儿园就发展学前教育问题进行调研。他强调,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实行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方针,对公办与民办学前教育要一视同仁。要增加政府投入,城市建设要为幼儿园留出空间,千方百计解决学前教育供不应求问题,通过立法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法制轨道。据悉,国务院将于近日召开会议,专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。

 

前教育的问题,近一两年来已经突显,但仍旧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。根据我国教育部门统计的数据,2009年我国学前一年毛入学率只有74%,学前三年毛入学率50.9%,对于这一数据,教育部门不会不知道这是我国教育发展的严重“短板”。可是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意见时,政府部门发展学前教育的思路还是很“保守”,在最终出台的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中,拒绝了公众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,仍旧坚持“到2020年,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的目标,只谈普及,不谈义务。 在笔者看来,虽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发展学前教育的措施,包括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;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;加大政府投入,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;等等,但是,基于过去政府部门由于发展学前教育并没有像办高中、办大学那样的显示度,进而不关注学前教育的现实,要依靠上述措施发展学前教育,可能会一定程度解决入园难的问题(即普及问题),但却难以卸下家庭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沉重负担,“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的情形可能持续相当长时间,让每个家庭从孩子起,就遭遇高学费的“下马威”。 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重视学前教育的切实举措,当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。虽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之后,还可能重演以前九年义务教育的名义“义务”问题,但是,这总可以促进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保障和监管力度,与还只是非义务教育,不可同日而语。从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看,如果政府部门认为现阶段推进三年学前义务教育存在政府财力、社会认识、学前教育发展现状(师资力量不足、幼儿园硬件建设欠缺)等现实问题,那么,可以先推进一年学前

早在今年前教育的问题,近一两年来已经突显,但仍旧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。根据我国教育部门统计的数据,2009年我国学前一年毛入学率只有74%,学前三年毛入学率50.9%,对于这一数据,教育部门不会不知道这是我国教育发展的严重“短板”。可是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意见时,政府部门发展学前教育的思路还是很“保守”,在最终出台的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中,拒绝了公众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,仍旧坚持“到2020年,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的目标,只谈普及,不谈义务。 在笔者看来,虽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发展学前教育的措施,包括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;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;加大政府投入,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;等等,但是,基于过去政府部门由于发展学前教育并没有像办高中、办大学那样的显示度,进而不关注学前教育的现实,要依靠上述措施发展学前教育,可能会一定程度解决入园难的问题(即普及问题),但却难以卸下家庭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沉重负担,“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的情形可能持续相当长时间,让每个家庭从孩子起,就遭遇高学费的“下马威”。 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重视学前教育的切实举措,当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。虽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之后,还可能重演以前九年义务教育的名义“义务”问题,但是,这总可以促进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保障和监管力度,与还只是非义务教育,不可同日而语。从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看,如果政府部门认为现阶段推进三年学前义务教育存在政府财力、社会认识、学前教育发展现状(师资力量不足、幼儿园硬件建设欠缺)等现实问题,那么,可以先推进一年学前3月,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第二轮征求意见时,在收集到的上万条意见建议中,涉及学前教育领域的就最多。这多少有些出乎教育界人士的预料——一直以来,中国教育领域热议的话题,主要集中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以及应试教育——甚至有人感慨,学前教育问题“一夜之间”变得突出,以至引起中央高层的接连关注。

 

教育。按照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到2020年,发展学前教育的目标之一是一年学前毛入学率达到95%,实现这一目标本身,意味着着彼时当不存在家长不愿送孩子接受学前教育(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)、学校条件不能满足一年入园需求的问题,因此,实行一年学前义务教育,无非是政府承担更多的投入责任。 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根本的障碍,不在于国情不允许(所谓的财力不够)——以发达国家学前教育一般占教育总经费的3~5%,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(2009年340507亿)的4%计算,学前教育占教育经费5%时,只需投入经费681亿。而我国的公车消费每年达到3000亿——而在于对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,以及各地政府的教育政绩观转变,即发展教育是对公民的素质、终身发展负责,而不是追求教育显示度、谋求教育利益与教育政绩。因此,建议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时,重新考虑将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可行性,以此重视并规范学前教育的发展。 事实上,学前教育的问题并非“一夜之间”铸成,而之所以有“一夜之间”之感,恰表明对这一领域长期缺乏关注,不重视、没有系统规划。客观上说,我国政府教育管理部门所关注的教育领域,一是高等教育,其中又以教育。按照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到2020年,发展学前教育的目标之一是一年学前毛入学率达到95%,实现这一目标本身,意味着着彼时当不存在家长不愿送孩子接受学前教育(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)、学校条件不能满足一年入园需求的问题,因此,实行一年学前义务教育,无非是政府承担更多的投入责任。 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根本的障碍,不在于国情不允许(所谓的财力不够)——以发达国家学前教育一般占教育总经费的3~5%,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(2009年340507亿)的4%计算,学前教育占教育经费5%时,只需投入经费681亿。而我国的公车消费每年达到3000亿——而在于对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,以及各地政府的教育政绩观转变,即发展教育是对公民的素质、终身发展负责,而不是追求教育显示度、谋求教育利益与教育政绩。因此,建议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时,重新考虑将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可行性,以此重视并规范学前教育的发展。 985高校、211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,11月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北京两所幼儿园就发展学前教育问题进行调研。他强调,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实行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方针,对公办与民办学前教育要一视同仁。要增加政府投入,城市建设要为幼儿园留出空间,千方百计解决学前教育供不应求问题,通过立法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法制轨道。据悉,国务院将于近日召开会议,专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。 早在今年3月,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第二轮征求意见时,在收集到的上万条意见建议中,涉及学前教育领域的就最多。这多少有些出乎教育界人士的预料——一直以来,中国教育领域热议的话题,主要集中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以及应试教育——甚至有人感慨,学前教育问题“一夜之间”变得突出,以至引起中央高层的接连关注。 事实上,学前教育的问题并非“一夜之间”铸成,而之所以有“一夜之间”之感,恰表明对这一领域长期缺乏关注,不重视、没有系统规划。客观上说,我国政府教育管理部门所关注的教育领域,一是高等教育,其中又以985高校、211院校为要;二是高中教育,各地政府都非常重视这一教育“出口”,斥资举办重点校、示范校,以期取得突出的高考升学率。有意思的是,上述两个领域都是非义务教育,对上述两个领域的关注与投入,导致本来属于义务教育范畴的九年义务教育,直到2008年才实行真正的“义务”,全免学杂费;而作为非义务教育的学前教育,政府教育管理部门几乎遗忘——在一些地方教育管理部门,只有个别专职管理人员,而对于学前教育的拨款,更是少得可怜,在总教育经费支出中,学前教育所占比例只有1.3%左右。这样的政府监管以及投入,如果不出现“入园难”、“入园贵”、“天价幼儿园”,倒是奇怪。 令人遗憾的是,学院校为要;二是高中教育,各地政府都非常重视这一教育“出口”,斥资举办重点校、示范校,以期取得突出的高考升学率。有意思的是,上述两个领域都是非义务教育,对上述两个领域的关注与投入,导致本来属于义务教育范畴的九年义务教育,直到2008教育。按照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到2020年,发展学前教育的目标之一是一年学前毛入学率达到95%,实现这一目标本身,意味着着彼时当不存在家长不愿送孩子接受学前教育(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)、学校条件不能满足一年入园需求的问题,因此,实行一年学前义务教育,无非是政府承担更多的投入责任。 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根本的障碍,不在于国情不允许(所谓的财力不够)——以发达国家学前教育一般占教育总经费的3~5%,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(2009年340507亿)的4%计算,学前教育占教育经费5%时,只需投入经费681亿。而我国的公车消费每年达到3000亿——而在于对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,以及各地政府的教育政绩观转变,即发展教育是对公民的素质、终身发展负责,而不是追求教育显示度、谋求教育利益与教育政绩。因此,建议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时,重新考虑将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可行性,以此重视并规范学前教育的发展。 年才实行真正的“义务”,全免学杂费;而作为非义务教育的学前教育,政府教育管理部门几乎遗忘——在一些地方教育管理部门,只有个别专职管理人员,而对于学前教育的拨款,更是少得可怜,在总教育经费支出中,学前教育所占比例只有1.3%左右。这样的政府监管以及投入,如果不出现“入园难”、“入园贵”、“天价幼儿园”,倒是奇怪。

前教育的问题,近一两年来已经突显,但仍旧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。根据我国教育部门统计的数据,2009年我国学前一年毛入学率只有74%,学前三年毛入学率50.9%,对于这一数据,教育部门不会不知道这是我国教育发展的严重“短板”。可是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意见时,政府部门发展学前教育的思路还是很“保守”,在最终出台的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中,拒绝了公众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,仍旧坚持“到2020年,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的目标,只谈普及,不谈义务。 在笔者看来,虽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发展学前教育的措施,包括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;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;加大政府投入,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;等等,但是,基于过去政府部门由于发展学前教育并没有像办高中、办大学那样的显示度,进而不关注学前教育的现实,要依靠上述措施发展学前教育,可能会一定程度解决入园难的问题(即普及问题),但却难以卸下家庭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沉重负担,“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的情形可能持续相当长时间,让每个家庭从孩子起,就遭遇高学费的“下马威”。 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重视学前教育的切实举措,当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。虽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之后,还可能重演以前九年义务教育的名义“义务”问题,但是,这总可以促进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保障和监管力度,与还只是非义务教育,不可同日而语。从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看,如果政府部门认为现阶段推进三年学前义务教育存在政府财力、社会认识、学前教育发展现状(师资力量不足、幼儿园硬件建设欠缺)等现实问题,那么,可以先推进一年学前

 

令人遗憾的是,学前教育的问题,近一两年来已经突显,但仍旧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。根据我国教育部门统计的数据,2009年我国学前一年毛入学率只有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,11月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北京两所幼儿园就发展学前教育问题进行调研。他强调,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实行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方针,对公办与民办学前教育要一视同仁。要增加政府投入,城市建设要为幼儿园留出空间,千方百计解决学前教育供不应求问题,通过立法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法制轨道。据悉,国务院将于近日召开会议,专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。 早在今年3月,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第二轮征求意见时,在收集到的上万条意见建议中,涉及学前教育领域的就最多。这多少有些出乎教育界人士的预料——一直以来,中国教育领域热议的话题,主要集中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以及应试教育——甚至有人感慨,学前教育问题“一夜之间”变得突出,以至引起中央高层的接连关注。 事实上,学前教育的问题并非“一夜之间”铸成,而之所以有“一夜之间”之感,恰表明对这一领域长期缺乏关注,不重视、没有系统规划。客观上说,我国政府教育管理部门所关注的教育领域,一是高等教育,其中又以985高校、211院校为要;二是高中教育,各地政府都非常重视这一教育“出口”,斥资举办重点校、示范校,以期取得突出的高考升学率。有意思的是,上述两个领域都是非义务教育,对上述两个领域的关注与投入,导致本来属于义务教育范畴的九年义务教育,直到2008年才实行真正的“义务”,全免学杂费;而作为非义务教育的学前教育,政府教育管理部门几乎遗忘——在一些地方教育管理部门,只有个别专职管理人员,而对于学前教育的拨款,更是少得可怜,在总教育经费支出中,学前教育所占比例只有1.3%左右。这样的政府监管以及投入,如果不出现“入园难”、“入园贵”、“天价幼儿园”,倒是奇怪。 令人遗憾的是,学74%,学前三年毛入学率前教育的问题,近一两年来已经突显,但仍旧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。根据我国教育部门统计的数据,2009年我国学前一年毛入学率只有74%,学前三年毛入学率50.9%,对于这一数据,教育部门不会不知道这是我国教育发展的严重“短板”。可是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意见时,政府部门发展学前教育的思路还是很“保守”,在最终出台的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中,拒绝了公众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,仍旧坚持“到2020年,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的目标,只谈普及,不谈义务。 在笔者看来,虽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发展学前教育的措施,包括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;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;加大政府投入,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;等等,但是,基于过去政府部门由于发展学前教育并没有像办高中、办大学那样的显示度,进而不关注学前教育的现实,要依靠上述措施发展学前教育,可能会一定程度解决入园难的问题(即普及问题),但却难以卸下家庭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沉重负担,“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的情形可能持续相当长时间,让每个家庭从孩子起,就遭遇高学费的“下马威”。 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重视学前教育的切实举措,当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。虽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之后,还可能重演以前九年义务教育的名义“义务”问题,但是,这总可以促进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保障和监管力度,与还只是非义务教育,不可同日而语。从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看,如果政府部门认为现阶段推进三年学前义务教育存在政府财力、社会认识、学前教育发展现状(师资力量不足、幼儿园硬件建设欠缺)等现实问题,那么,可以先推进一年学前50.9%教育。按照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到2020年,发展学前教育的目标之一是一年学前毛入学率达到95%,实现这一目标本身,意味着着彼时当不存在家长不愿送孩子接受学前教育(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)、学校条件不能满足一年入园需求的问题,因此,实行一年学前义务教育,无非是政府承担更多的投入责任。 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根本的障碍,不在于国情不允许(所谓的财力不够)——以发达国家学前教育一般占教育总经费的3~5%,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(2009年340507亿)的4%计算,学前教育占教育经费5%时,只需投入经费681亿。而我国的公车消费每年达到3000亿——而在于对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,以及各地政府的教育政绩观转变,即发展教育是对公民的素质、终身发展负责,而不是追求教育显示度、谋求教育利益与教育政绩。因此,建议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时,重新考虑将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可行性,以此重视并规范学前教育的发展。 ,对于这一数据,教育部门不会不知道这是我国教育发展的严重“短板”。可是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意见时,政府部门发展学前教育的思路还是很“保守”,在最终出台的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中,拒绝了公众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,仍旧坚持“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,11月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北京两所幼儿园就发展学前教育问题进行调研。他强调,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实行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方针,对公办与民办学前教育要一视同仁。要增加政府投入,城市建设要为幼儿园留出空间,千方百计解决学前教育供不应求问题,通过立法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法制轨道。据悉,国务院将于近日召开会议,专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。 早在今年3月,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第二轮征求意见时,在收集到的上万条意见建议中,涉及学前教育领域的就最多。这多少有些出乎教育界人士的预料——一直以来,中国教育领域热议的话题,主要集中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以及应试教育——甚至有人感慨,学前教育问题“一夜之间”变得突出,以至引起中央高层的接连关注。 事实上,学前教育的问题并非“一夜之间”铸成,而之所以有“一夜之间”之感,恰表明对这一领域长期缺乏关注,不重视、没有系统规划。客观上说,我国政府教育管理部门所关注的教育领域,一是高等教育,其中又以985高校、211院校为要;二是高中教育,各地政府都非常重视这一教育“出口”,斥资举办重点校、示范校,以期取得突出的高考升学率。有意思的是,上述两个领域都是非义务教育,对上述两个领域的关注与投入,导致本来属于义务教育范畴的九年义务教育,直到2008年才实行真正的“义务”,全免学杂费;而作为非义务教育的学前教育,政府教育管理部门几乎遗忘——在一些地方教育管理部门,只有个别专职管理人员,而对于学前教育的拨款,更是少得可怜,在总教育经费支出中,学前教育所占比例只有1.3%左右。这样的政府监管以及投入,如果不出现“入园难”、“入园贵”、“天价幼儿园”,倒是奇怪。 令人遗憾的是,学2020年,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的目标,只谈普及,不谈义务。

 

在笔者看来,虽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发展学前教育的措施,包括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;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;加大政府投入,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;等等,但是,基于过去政府部门由于发展学前教育并没有像办高中、办大学那样的显示度,进而不关注学前教育的现实,要依靠上述措施发展学前教育,可能会一定程度解决入园难的问题(即普及问题),但却难以卸下家庭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沉重负担,“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的情形可能持续相当长时间,让每个家庭从孩子起,就遭遇高学费的下马威”。

 

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重视学前教育的切实举措,当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。虽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之后,还可能重演以前九年义务教育的名义“义务”问题,但是,这总可以促进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保障和监管力度,与还只是非义务教育,不可同日而语。从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看,如果政府部门认为现阶段推进三年学前义务教育存在政府财力、社会认识、学前教育发展现状(师资力量不足、幼儿园硬件建设欠缺)等现实问题,那么,可以先推进一年学前教育。按照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到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,11月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北京两所幼儿园就发展学前教育问题进行调研。他强调,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实行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方针,对公办与民办学前教育要一视同仁。要增加政府投入,城市建设要为幼儿园留出空间,千方百计解决学前教育供不应求问题,通过立法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法制轨道。据悉,国务院将于近日召开会议,专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。 早在今年3月,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第二轮征求意见时,在收集到的上万条意见建议中,涉及学前教育领域的就最多。这多少有些出乎教育界人士的预料——一直以来,中国教育领域热议的话题,主要集中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以及应试教育——甚至有人感慨,学前教育问题“一夜之间”变得突出,以至引起中央高层的接连关注。 事实上,学前教育的问题并非“一夜之间”铸成,而之所以有“一夜之间”之感,恰表明对这一领域长期缺乏关注,不重视、没有系统规划。客观上说,我国政府教育管理部门所关注的教育领域,一是高等教育,其中又以985高校、211院校为要;二是高中教育,各地政府都非常重视这一教育“出口”,斥资举办重点校、示范校,以期取得突出的高考升学率。有意思的是,上述两个领域都是非义务教育,对上述两个领域的关注与投入,导致本来属于义务教育范畴的九年义务教育,直到2008年才实行真正的“义务”,全免学杂费;而作为非义务教育的学前教育,政府教育管理部门几乎遗忘——在一些地方教育管理部门,只有个别专职管理人员,而对于学前教育的拨款,更是少得可怜,在总教育经费支出中,学前教育所占比例只有1.3%左右。这样的政府监管以及投入,如果不出现“入园难”、“入园贵”、“天价幼儿园”,倒是奇怪。 令人遗憾的是,学2020年,发展学前教育的目标之一是一年学前毛入学率达到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,11月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北京两所幼儿园就发展学前教育问题进行调研。他强调,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实行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方针,对公办与民办学前教育要一视同仁。要增加政府投入,城市建设要为幼儿园留出空间,千方百计解决学前教育供不应求问题,通过立法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法制轨道。据悉,国务院将于近日召开会议,专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。 早在今年3月,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第二轮征求意见时,在收集到的上万条意见建议中,涉及学前教育领域的就最多。这多少有些出乎教育界人士的预料——一直以来,中国教育领域热议的话题,主要集中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以及应试教育——甚至有人感慨,学前教育问题“一夜之间”变得突出,以至引起中央高层的接连关注。 事实上,学前教育的问题并非“一夜之间”铸成,而之所以有“一夜之间”之感,恰表明对这一领域长期缺乏关注,不重视、没有系统规划。客观上说,我国政府教育管理部门所关注的教育领域,一是高等教育,其中又以985高校、211院校为要;二是高中教育,各地政府都非常重视这一教育“出口”,斥资举办重点校、示范校,以期取得突出的高考升学率。有意思的是,上述两个领域都是非义务教育,对上述两个领域的关注与投入,导致本来属于义务教育范畴的九年义务教育,直到2008年才实行真正的“义务”,全免学杂费;而作为非义务教育的学前教育,政府教育管理部门几乎遗忘——在一些地方教育管理部门,只有个别专职管理人员,而对于学前教育的拨款,更是少得可怜,在总教育经费支出中,学前教育所占比例只有1.3%左右。这样的政府监管以及投入,如果不出现“入园难”、“入园贵”、“天价幼儿园”,倒是奇怪。 令人遗憾的是,学95%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,11月2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北京两所幼儿园就发展学前教育问题进行调研。他强调,发展学前教育必须实行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方针,对公办与民办学前教育要一视同仁。要增加政府投入,城市建设要为幼儿园留出空间,千方百计解决学前教育供不应求问题,通过立法把发展学前教育纳入法制轨道。据悉,国务院将于近日召开会议,专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。 早在今年3月,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第二轮征求意见时,在收集到的上万条意见建议中,涉及学前教育领域的就最多。这多少有些出乎教育界人士的预料——一直以来,中国教育领域热议的话题,主要集中在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以及应试教育——甚至有人感慨,学前教育问题“一夜之间”变得突出,以至引起中央高层的接连关注。 事实上,学前教育的问题并非“一夜之间”铸成,而之所以有“一夜之间”之感,恰表明对这一领域长期缺乏关注,不重视、没有系统规划。客观上说,我国政府教育管理部门所关注的教育领域,一是高等教育,其中又以985高校、211院校为要;二是高中教育,各地政府都非常重视这一教育“出口”,斥资举办重点校、示范校,以期取得突出的高考升学率。有意思的是,上述两个领域都是非义务教育,对上述两个领域的关注与投入,导致本来属于义务教育范畴的九年义务教育,直到2008年才实行真正的“义务”,全免学杂费;而作为非义务教育的学前教育,政府教育管理部门几乎遗忘——在一些地方教育管理部门,只有个别专职管理人员,而对于学前教育的拨款,更是少得可怜,在总教育经费支出中,学前教育所占比例只有1.3%左右。这样的政府监管以及投入,如果不出现“入园难”、“入园贵”、“天价幼儿园”,倒是奇怪。 令人遗憾的是,学,实现这一目标本身,意味着着彼时当不存在家长不愿送孩子接受学前教育(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)、学校条件不能满足一年入园需求的问题,因此,实行一年学前义务教育,无非是政府承担更多的投入责任。

 

教育。按照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到2020年,发展学前教育的目标之一是一年学前毛入学率达到95%,实现这一目标本身,意味着着彼时当不存在家长不愿送孩子接受学前教育(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)、学校条件不能满足一年入园需求的问题,因此,实行一年学前义务教育,无非是政府承担更多的投入责任。 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根本的障碍,不在于国情不允许(所谓的财力不够)——以发达国家学前教育一般占教育总经费的3~5%,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(2009年340507亿)的4%计算,学前教育占教育经费5%时,只需投入经费681亿。而我国的公车消费每年达到3000亿——而在于对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,以及各地政府的教育政绩观转变,即发展教育是对公民的素质、终身发展负责,而不是追求教育显示度、谋求教育利益与教育政绩。因此,建议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时,重新考虑将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可行性,以此重视并规范学前教育的发展。 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根本的障碍,不在于国情不允许(所谓的财力不够)——以发达国家学前教育一般占教育总经费的3~5%,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前教育的问题,近一两年来已经突显,但仍旧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。根据我国教育部门统计的数据,2009年我国学前一年毛入学率只有74%,学前三年毛入学率50.9%,对于这一数据,教育部门不会不知道这是我国教育发展的严重“短板”。可是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意见时,政府部门发展学前教育的思路还是很“保守”,在最终出台的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中,拒绝了公众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,仍旧坚持“到2020年,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的目标,只谈普及,不谈义务。 在笔者看来,虽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发展学前教育的措施,包括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;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;加大政府投入,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;等等,但是,基于过去政府部门由于发展学前教育并没有像办高中、办大学那样的显示度,进而不关注学前教育的现实,要依靠上述措施发展学前教育,可能会一定程度解决入园难的问题(即普及问题),但却难以卸下家庭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沉重负担,“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的情形可能持续相当长时间,让每个家庭从孩子起,就遭遇高学费的“下马威”。 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重视学前教育的切实举措,当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。虽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之后,还可能重演以前九年义务教育的名义“义务”问题,但是,这总可以促进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保障和监管力度,与还只是非义务教育,不可同日而语。从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看,如果政府部门认为现阶段推进三年学前义务教育存在政府财力、社会认识、学前教育发展现状(师资力量不足、幼儿园硬件建设欠缺)等现实问题,那么,可以先推进一年学前2009前教育的问题,近一两年来已经突显,但仍旧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。根据我国教育部门统计的数据,2009年我国学前一年毛入学率只有74%,学前三年毛入学率50.9%,对于这一数据,教育部门不会不知道这是我国教育发展的严重“短板”。可是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意见时,政府部门发展学前教育的思路还是很“保守”,在最终出台的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中,拒绝了公众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,仍旧坚持“到2020年,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的目标,只谈普及,不谈义务。 在笔者看来,虽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发展学前教育的措施,包括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;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;加大政府投入,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;等等,但是,基于过去政府部门由于发展学前教育并没有像办高中、办大学那样的显示度,进而不关注学前教育的现实,要依靠上述措施发展学前教育,可能会一定程度解决入园难的问题(即普及问题),但却难以卸下家庭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沉重负担,“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的情形可能持续相当长时间,让每个家庭从孩子起,就遭遇高学费的“下马威”。 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重视学前教育的切实举措,当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。虽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之后,还可能重演以前九年义务教育的名义“义务”问题,但是,这总可以促进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保障和监管力度,与还只是非义务教育,不可同日而语。从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看,如果政府部门认为现阶段推进三年学前义务教育存在政府财力、社会认识、学前教育发展现状(师资力量不足、幼儿园硬件建设欠缺)等现实问题,那么,可以先推进一年学前340507亿)4%计算,学前教育占教育经费教育。按照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到2020年,发展学前教育的目标之一是一年学前毛入学率达到95%,实现这一目标本身,意味着着彼时当不存在家长不愿送孩子接受学前教育(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)、学校条件不能满足一年入园需求的问题,因此,实行一年学前义务教育,无非是政府承担更多的投入责任。 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根本的障碍,不在于国情不允许(所谓的财力不够)——以发达国家学前教育一般占教育总经费的3~5%,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(2009年340507亿)的4%计算,学前教育占教育经费5%时,只需投入经费681亿。而我国的公车消费每年达到3000亿——而在于对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,以及各地政府的教育政绩观转变,即发展教育是对公民的素质、终身发展负责,而不是追求教育显示度、谋求教育利益与教育政绩。因此,建议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时,重新考虑将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可行性,以此重视并规范学前教育的发展。 5%时,只需投入经费教育。按照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到2020年,发展学前教育的目标之一是一年学前毛入学率达到95%,实现这一目标本身,意味着着彼时当不存在家长不愿送孩子接受学前教育(义务教育具有强制性)、学校条件不能满足一年入园需求的问题,因此,实行一年学前义务教育,无非是政府承担更多的投入责任。 对于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,根本的障碍,不在于国情不允许(所谓的财力不够)——以发达国家学前教育一般占教育总经费的3~5%,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占GDP(2009年340507亿)的4%计算,学前教育占教育经费5%时,只需投入经费681亿。而我国的公车消费每年达到3000亿——而在于对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,以及各地政府的教育政绩观转变,即发展教育是对公民的素质、终身发展负责,而不是追求教育显示度、谋求教育利益与教育政绩。因此,建议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时,重新考虑将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可行性,以此重视并规范学前教育的发展。 681亿。而我国的公车消费每年达到3000前教育的问题,近一两年来已经突显,但仍旧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。根据我国教育部门统计的数据,2009年我国学前一年毛入学率只有74%,学前三年毛入学率50.9%,对于这一数据,教育部门不会不知道这是我国教育发展的严重“短板”。可是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意见时,政府部门发展学前教育的思路还是很“保守”,在最终出台的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中,拒绝了公众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,仍旧坚持“到2020年,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的目标,只谈普及,不谈义务。 在笔者看来,虽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发展学前教育的措施,包括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;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;加大政府投入,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;等等,但是,基于过去政府部门由于发展学前教育并没有像办高中、办大学那样的显示度,进而不关注学前教育的现实,要依靠上述措施发展学前教育,可能会一定程度解决入园难的问题(即普及问题),但却难以卸下家庭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沉重负担,“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的情形可能持续相当长时间,让每个家庭从孩子起,就遭遇高学费的“下马威”。 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重视学前教育的切实举措,当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。虽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之后,还可能重演以前九年义务教育的名义“义务”问题,但是,这总可以促进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保障和监管力度,与还只是非义务教育,不可同日而语。从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看,如果政府部门认为现阶段推进三年学前义务教育存在政府财力、社会认识、学前教育发展现状(师资力量不足、幼儿园硬件建设欠缺)等现实问题,那么,可以先推进一年学前亿——而在于对学前教育重要性的认识,以及各地政府的教育政绩观转变,即发展教育是对公民的素质、终身发展负责,而不是追求教育显示度、谋求教育利益与教育政绩。因此,建议在研究部署发展学前教育的政策措施时,重新考虑将一年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可行性,以此重视并规范学前教育的发展。

前教育的问题,近一两年来已经突显,但仍旧没有引起政府部门的足够重视。根据我国教育部门统计的数据,2009年我国学前一年毛入学率只有74%,学前三年毛入学率50.9%,对于这一数据,教育部门不会不知道这是我国教育发展的严重“短板”。可是在面对公众的强烈意见时,政府部门发展学前教育的思路还是很“保守”,在最终出台的国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中,拒绝了公众要求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的提议,仍旧坚持“到2020年,普及学前一年教育,基本普及学前两年教育,有条件的地区普及学前三年教育”的目标,只谈普及,不谈义务。 在笔者看来,虽然《教育规划纲要》,明确了发展学前教育的措施,包括,建立政府主导、社会参与、公办民办并举的办园体制;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,积极扶持民办幼儿园;加大政府投入,完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,对家庭经济困难幼儿入园给予补助;等等,但是,基于过去政府部门由于发展学前教育并没有像办高中、办大学那样的显示度,进而不关注学前教育的现实,要依靠上述措施发展学前教育,可能会一定程度解决入园难的问题(即普及问题),但却难以卸下家庭送孩子上幼儿园的沉重负担,“入园贵,贵过大学收费”的情形可能持续相当长时间,让每个家庭从孩子起,就遭遇高学费的“下马威”。 在这种情况下,真正重视学前教育的切实举措,当为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。虽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之后,还可能重演以前九年义务教育的名义“义务”问题,但是,这总可以促进政府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保障和监管力度,与还只是非义务教育,不可同日而语。从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现实看,如果政府部门认为现阶段推进三年学前义务教育存在政府财力、社会认识、学前教育发展现状(师资力量不足、幼儿园硬件建设欠缺)等现实问题,那么,可以先推进一年学前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